排球少年小说文章

【及影←月/ABO】抑外〈再见初恋〉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6-10-09
及川毫无违和感地融入乌野高中排球部的聚会。


并非乌野的一份子,甚至是当年在球场上属于魔王等级的敌手,如今在这间包厢中展现出的气质,活像曾经是同甘共苦的战友。相较之下,坐在桌尾的月岛更像是外来者,游离在喧闹氛围之外。


「爽朗君,那个你不吃的话,可以给我吗?」及川用筷子指了指菅原盘中剩下的串烧。


「及川前辈请不要这样!想吃就再点一份!」一旁的影山连忙阻止。


「一份有两只太多了我吃不完嘛,不然飞雄和我分着吃?」及川的提议让已经吃饱的影山有点心动。


「我吃不下了,请用。」菅原将盘子推过去给及川。


「感谢,那我就不客气啦。」及川愉快的拿起串烧就咬,影山被香气撩得又起馋意,直勾勾的盯着串烧。


及川将串烧递过去,影山眼睛发亮地张口就咬,只咬到空气。


目睹一切的日向忍不住噗哧一笑,「能这样玩弄影山,真不愧是大王啊!」


「影山和这样的人结婚,真的没问题吗?」东峰如关切亲戚家的孩子那般的担忧着。


「像及川前辈这样的Alpha不结婚才是问题!」单身中的田中说了一句,魅力值高的Alpha结婚越晚,对其他的Alpha影响就越大。


「一个萝卜一个坑,不用担心!」西谷豪迈的拍拍东峰的肩。


「都二十七岁的男人了,还这么幼稚……」大地的亲戚心也跑出来透气。


「应该不用我们担心吧。」菅原托腮,看着恼怒的影山擒住及川的手吃掉剩下的串烧,及川拿起纸巾擦拭影山油亮的嘴角。


「影山和及川前辈的感情真好,虽然吵吵闹闹的,却有一种祥和的感觉。阿月没参与到影山的婚礼真可惜,那天可热闹了。」山口略带羡慕。就他所知,影山和及川在六、七年前就已经登记结婚,直到前年才举行公开仪式,也才知晓影山是Omega这个隐而不宣的秘密。


「有什么好可惜。」月岛淡淡的说,前年他也受邀参加,接获消息后表明不会去。那时他在国外念研究所,就机票、往返时间诸如此类的实际考量,他觉得完全没必要跑这一趟。


反正,只是个一起打球三年,让人看不顺眼的队友而已。


月岛下意识的将目光再次停在影山脸上,高中毕业后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面。


六年的时光,稍微改变影山的眉目,但没有改变清秀的面容惯性的紧绷,仍是一副会吓哭小孩的凶恶。身上的气质和年少时如出一辙的单纯,他猜想,大概是一直待在相似的环境里造就而成。


猝不及防的撞上及川投射过来的视线,月岛掩饰性的推了推眼镜,顺势将目光收回,抿了一口手边的清酒,装作没事的样子。眼角余光看见及川似乎拿了什么东西,起身往门口的方向走来。


月岛以为及川大概想去厕所,或是到外面透透气,没想到及川迳自他身旁坐下。他诧异的看着及川,他还记得上次和及川面对面是高二那时,在乌野的校门口。


「这个,」及川低调的扬扬手里纯黑的提袋,印制在上的品牌是月岛熟悉的。「谢谢你当年对飞雄的照顾。本来在婚礼那天要交给你,但没送出去就留着自用了。这是另外再准备的,希望你喜欢。」


「当年我是被迫的。」月岛没有矫情的推托,虽然收到这份礼是在意料之外,但是当年的那半个月中,他的确付出了不少额外的心力,就当之无愧的收下。接过手时想起影山也送过他东西——一瓶不怎么好喝的优酪乳饮料,他至今都还记得那股酸酸的味道。


两相对照,懂得投其所好的及川显得更懂人情世故,比影山那样的笨蛋要好得太多。在月岛眼中,两个天差地别的人,如果不是有排球作为枢纽将其连接,是绝对不可能走在一块的。


「那个、请问有空吗?有点事想请教。」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抓紧酒杯,有些事他一直想不明白。


「有啊,我们到外面去吧。」及川正好也想找月岛聊聊。月岛和及川一同起身,奇异的组合立刻就引起关注。「侄子在考虑去国外留学,我找月岛问些事情。」三言两语打发众人的好奇,推着月岛往外走。


冬末春初,外头留有寒气,及川在手上呼了一口气搓热,立刻将手伸进口袋里取暖。


「说吧。」及川直截了当的发话,外面冷得他不太想久待。


「打扰了,抱歉。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决定和影山在一起。就算影山是Omega,但凭你的条件,分明有不少各方面都比影山还要优秀的Omega可以选择。」


高二时,及川和影山一直持续来往他是知道的,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影山再也不需要他帮忙标记。他说不清内心那股怅然若失的感觉是什么,也道不明刻意告诉影山和及川那样优秀的Alpha,在一起风险有多大是出于什么心态。


「如果没有抑制剂失效的那场意外,我大概也不会选择飞雄吧,毕竟的确不是最好或最适合的那个人。」


「抑制剂的问题也只有几个月而已,但是你和影山到现在都已经结婚了。」月岛困惑着,药剂失效的意外犹如插曲,过程究竟经历了些什么,才会让插曲变成主旋律。


「因为飞雄是我最想要的人。抑制剂那件事开始,让我濒临了好几次『失去』的恐惧。或许人啊,真的就是因为失去才学会珍惜。那时给飞雄临时标记,我是留有退路的。毕竟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没太多时间去整理自己的情绪,万一正式标记后发现只是一时冲动,我能对飞雄负责吗?所以那次标记,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正式标记。


后来是挺后悔的,早知道应该要直接正式标记,省得之后两年多飞雄因为不信任我也不相信自己,一直都没同意。就算飞雄是个笨蛋,但至少在生理性别上是Omega,在这个Alpha和Omega比例不均的社会,我不能掉以轻心啊。


当然,会因失去而恐惧的前提是建立在喜欢之上。其实,我以前也不承认自己喜欢飞雄,就和你一样。」


及川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戳破月岛心中的那层窗纸。


「你多想了。」月岛转开视线,不自在的推推眼镜。


「那就当是我想了吧。」及川耸耸肩,没戳破月岛的视线在影山身上逗留太久,超出他能忍受的范围。


就算影山现在已经彻底是他的人,也知道别人抢不走,但他仍然没有忘记月岛对影山来说,地位和一般人不太一样。假如当时他没有赶回来临时标记,说不定影山在身心的影响之下,会转而喜欢上月岛。


毕竟,依赖多了容易衍生好感,好感容易触发喜欢。


「我希望你记得,当时是你主动甩开飞雄的手。」


月岛的心跳力道加大,重得他发疼。


「承认没什么不好,承认后才能面对。好好的去面对那样的情绪,然后才能放下那样的情绪。一直带着走,太累了。」及川拍拍月岛的肩,顾及月岛的自尊就没再用喜欢这样的词汇。「还有什么疑问吗?」


「为什么你以前不承认自己对影山有意思?」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你知道的。因为我们都是聪明人,会衡量得失利弊。但有时候冲动比理智多一点不是坏事。就说到这吧,外面太冷了。」及川觉得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必须让月岛自己去思考。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温暖的包厢,及川很快的又融回喧闹的气氛,而月岛继续格格不入。


月岛斟了一杯清酒,理智明白酒精可能会干扰思考,但他闷闷胀胀的胸口亟需舒缓,仰头就喝掉大半杯,引来一旁的山口关切。


「阿月你怎么一次喝那么多?」山口印象中月岛一向都是优雅小口的抿酒,他从没看过这样豪饮的姿态。


「外面太冷,喝点酒取暖。」月岛被酒精的尾劲呛得难受,才惊觉失态。山口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没有转开注意力,惹来月岛的不耐。「没事,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加入他们吧。」


月岛带上耳机遮蔽四周的声音。山口见状,体贴的将位置挪得离月岛远些加入欢腾的氛围。


月岛在平和低缓的乐曲中开始整理思绪。


起初,抑制剂失效的新闻爆发当天,菅原曾打电话给他,说了:「还好你愿意帮忙,虽然觉得你应该不会拒绝。」


「为什么觉得我不会拒绝?我和影山的关系并不好。」


「我知道你们不怎么要好,但实际上,嗯、怎么说呢……月岛你和影山处不来,但是你不会错过可以针对或揶揄影山的机会,这代表你平时都有在关注影山吧?所以我想你对影山的感觉,或许没那么糟糕。」


经菅原这么一提,月岛确实察觉到他对影山的感觉没那么糟,只是很乱。但是在傍晚见到及川后,他感觉糟糕透顶。


——我希望你记得,当时是你主动甩开飞雄的手。


如果当时没有甩开,现在事情会有所不同?但甩开才是正确的吧?那一刻呈现在眼前的情报是——那两个人之间,没有别人可以介入的余地。反正,本来就是认定要丢掉的,所以才会故作潇洒的离开。


——因为我们都是聪明人,会衡量得失利弊。


对一个高傲的热血笨蛋有意思,能从中得到什么?只有烦躁吧,所以放弃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及川前辈心中的天平,到底是如何摆置,才会让得与利大于失与弊?仅仅是因为喜欢就能让天平失衡吗?


月岛想着想着,眼神又不受控制的看向影山那边,恰巧对上。


月岛的心跳随着影山的接近而加快,月岛突然之间明白他看影山不顺眼,除了彼此的性格不合之外,就是心脏跳动的频率会快得不舒服。


「这几年你在国外还好吗?」影山语气有点僵硬的问道,显然不太熟悉这类的关切。


「还可以。」


月岛回应后没再开口,接续是一阵沉默。


影山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他和月岛之间本来就不常有争吵外的交流,月岛现在也不打排球了,唯一能问的话题又接不下去,打算放弃交谈回去时,刚好看到及川送出去的提袋。


「那个,」影山指了指提袋,「还可以吗?及川前辈要我问人你喜欢什么,山口说你喜欢这个牌子的东西。」


「还没看是什么。但真是有劳王者费心了,庶民诚惶诚恐。」


「喂,你说的该不会是英文吧!我听不懂。」虽然听不懂,但并不妨碍影山理解月岛又在损他。


「看来就算我在国外待了好几年,日文程度还是比王者要好的多啊。」月岛嘲讽的笑笑。


「讲话能让人听懂才是重点吧!」影山抱怨,找回了一点以往相处的模式才想到其他话题。「听山口说你在国外念法律,念完后要留在国外还是回来?」


「会回来。」


月岛和影山话题断续并且夹杂火药味的聊了一段时间,直到影山被及川喊回去。影山临走前,月岛补了一句,「影山,如果你未来有需要和及川打离婚官司,我可以给你折扣。」


「才不需要!」影山拧着眉拒绝月岛不怀好意的好意,转身就走。


月岛目送影山走向及川的背影,终于承认那是他的初恋,并且告别。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