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小说文章

黄昏时的繁星点点1 及川彻在倒数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6-10-09
——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很有能耐的男人。
 
岩泉一拿起桌上的白布擦拭手上的血迹,望向眼前的男人。现在可能是黄昏,或是夜幕已拢向天际,从下午就在此与及川彻不停地消耗,岩泉一虽然并不觉得丧失体力,但他的心智正一点一点地被消磨。
 
「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怕疼吗?」岩泉一把拉起及川的脑袋,让他面部向上仰。
满是伤痕的及川正虚弱地喘息,眉眼上方的伤口鲜血正不停地涌出。尽管疲惫不堪,及川彻眼神里仍充满力量与恨意,还有一股冷酷无情的轻蔑。
「我来这里应该快半个多月了吧?这段日子里你们轮番上阵地整我,应该也感到极限了吧?我还以为昨天的阴沉小鬼今天也会来呢,结果来了个血气方刚的生面孔,你们的司令官不来,我就没……」
「咚!匡当————」岩泉一不等及川彻把话说完,用力地将他的脑门撞向墙壁。由于力道过强,放在桌上的金属铁盘因此掉落,不断旋转而产生噪音。
 
——没开口的理由。
及川彻被迫将说到嘴边的话吞回肚子里。眼角余光看着从金属盘中散落的针头与药物,他明白眼前的男人不走这套,直接的痛苦与暴力才是他的选择。在圆盘嘎然而止,牢房恢复宁静时,及川彻看见男人胸口挂着的金属吊牌从白色的衬衫口掉出。
 
——岩泉一,和……
 
及川彻猛地将头抬起,仔细地看着岩泉一,露出略为吃惊与兴喜的表情。岩泉不为所动地站起身,他已经习惯各类犯人的不同行为,尤其是在刑求时。
 
「我就是这里的司令官,有任何话等你脑子清醒一点再说吧。」
「黑尾铁朗呢?」及川彻看着正把制服穿回的岩泉一问道。
「有时间担心别人,不如想想你自己。再不把你们紧咬的名单交出来,你就等死吧。」
「我就算死也不会交出来的,那些在名单上的人全部都该死。」及川冷冷地朝岩泉的背影说道。
原本已经站在门边的岩泉一像是理智断线般,快步走回及川面前。他双手紧抓被禁者的衣领硬是将他拖起,缠绕及川的锁链嘎吱作响。
「那些被你们弄死的人,全是奠定现在社会的基石,没有他们,我们连存活的可能性都没有,你知道吗!」
 
「因为你像忠犬般『哈哈哈』地对他们摇尾乞怜,所以才被大老远从东北调来中央?」
岩泉一瞬间松开双手,将及川彻丢向地板。及川双膝跪在地上,不稳地跌躺冰冷的石面上。岩泉毫不犹豫地踩住及川的右手掌,脚掌一转,用力地踩在及川的右食指上。
「住手阿!!」这段日子下来,从不求饶的及川彻突然疯了似地大喊。
他不是不能忍受疼痛,及川彻也明白手指传来的疼痛感会更加鲜明。但他害怕的不是这个,疼痛一直以来都不是他害怕的东西,及川彻害怕的是——
 
「啪嚓。」
 
两人均在同时听见碎裂的声音。
岩泉一挪开自己的脚,毫无表情地看着及川绝望、愤恨地看着自己。
 
「你这辈子别想再扣下板机了,搞清楚自己的立场。」
 
及川彻用左手轻轻包覆着自己的右手食指,左手掌碰到食指时,他的表情因痛苦而扭曲,是这段日子来从没有过的表情。及川下意识地将身体靠向角落,完全没有办法思考的现在,他只想回到那满是雪花纷飞的净土,他将双手交叠盖眼睛,让意识流转到远方。双脚踩在雪地上的冰冷触感,所有的声音都被吸走的安静,他要回到那里,回到他的家乡。
 
「你怎么知道我从东北来?」岩泉一的疑问让及川瞬间回到冷酷的牢房。
「我还知道你叫岩泉一。」
岩泉顺着及川的视线明白似地点点头,他将胸口前的链子扯下。看着刻划自己姓名、军种、编号的金属铁片,突然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寂寞与无奈。看着及川彻露出邪恶又轻蔑的笑容,不知道是觉察自己的情绪,还是由于及川的性格本来就如此恶劣。
 
「很少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囚犯前崭露身分。」
「我和中央这些窝囊不同,」岩泉一站起身来,将自己的金属名片丢向及川,「我从来就没做什么需要躲藏的事,你知道我的身分、增加了我的危险又如何?」
「啧——够有骨气。」
「你也不差——好好拿着我的名牌吧,让你在生命的尽头留着些东北的温存,」岩泉一像是想到什么,在门前回头看着及川彻,「顺带一提,你来这里还不超过十天,没半个月那么久。之后的日子,好好相处吧。」
 
及川彻愣愣地理解着岩泉一的话语,看着岩泉将牢门关上,还完全没办法反应回来的他,觉得胃部一阵恶心,他靠着墙作势呕吐,却除了口水外什么也没出来。
——自己的精神力竟是如此脆弱……
 
这段日子以来他死撑的局面,现在居然被一句「顺带一提」给瓦解,他以为自己更有能力的,及川彻总是在自满中见到自己的才能,又在才能中见证自己的能力。但他居然无法撑过这个局面,连夜连夜的受刑已经让他对时间感如此错乱吗?
 
及川彻愤恨地咬住自己的下唇,不甘心地盯着地上的金属吊牌。
岩泉一的名字与——
来自东北的编号。
此刻正灼辣辣地刺着及川彻。
 
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