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小说文章

[排球HQ!同人-牛影]池鱼笼鸟3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5-11-29
"池鱼笼鸟 - 比喻没有自由 ;比喻受到束缚,行动不自由的人。" 


 


 


   ※ 私设-->


           (影山in白鸟泽 &日向in青城 &金田一、国见in乌野)


   ※总之是个以合宿为主的故事


   ※出场人物莫名的多,所以你可能会看到崩崩的大家


   ※这是要说正经也不是,要说全欢乐的也不是的故事(诶?!!


 


 


------------------------------------------


3.


炙热的球场,嘈杂的加油声,


一切都和往常一样。


 


唯一不同的只有


身边刚换上来的二传手,以及眼前新出现的壁垒。


 


挥臂了数次的左手隐隐颤抖,身为王牌的心却越发膨胀。


不管是怎么样的墙,都将用这双手打破取分。


 


 


「把球给我。」


 


 


 


充满魄力与自信地喊出,身体高高地跃起。


 


从看到球的那一刻就知道了,


举起的球不仅仅是精准,有着他所没感受过的感觉。


 


迅速而流畅的球重重地扣进了对方的球场。


完美的被牵引出的力量,完美地得到了分数。


 


回过身来,身旁男人的身影,


无比清晰、无比具体地呈现在他眼中。


 


那一天,


牛岛若利,感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扣球。


 *


 


合宿第一天的夜晚,体育馆内部依旧充斥着不减的热力。


遍布馆内的是各种自我要求的自我训练、随意组合的小队对战,以及﹒﹒﹒不知是巧合还是一时兴起的"交流"。


 


「诶~那边不是很认真地在学习吗?」


黑尾看着远方从刚刚就吵闹不休、活力十足的影山一群人轻笑着,「我这边是不是也要来努力下。」


 


「刚刚才踩到乌野眼镜君的地雷啊﹒﹒﹒黑尾学长。」赤苇说。


「还真是不屈不挠啊!黑尾君。」木兔接着赤苇的话说。


 


「没办法呢~我这个人就是热心助人。」


 


无视另外两个人不可置信的眼神,黑尾环顾体育场。「啊~这不是找到了吗?」


 


 


「可以赏个光来跟我们一起进行扣球跟网练习吗?牛岛。」


黑尾对着刚从外面跑步回来的牛岛伸出手。


 


 


「竟然去邀请全国no.3来练习拦网吗?还真是有勇气﹒﹒﹒」


「啊!!!这不是很好吗?!藉这个机会来看看到底是我还是牛岛的扣球强!」


 


「﹒﹒﹒这不毫无疑问是牛岛赢吗?」


「赤苇!对於自己家的王牌应该更有自信一点啊!」


 


「﹒﹒﹒无妨。」看着眼前宛如相声小剧场的木兔和赤苇,牛岛的表情毫无变化的回应。


「如果拦得下就试试吧!」


 


「诶~还真是挑衅的说法不是吗?」黑尾的笑浮上阴影,「虽然感觉应该只是真心这么想的,不过这种感觉更是微妙~」


「可恶!!让我来跟他一决胜负啊!」木兔摆动的双手喊着。


 


「啊~」从嘴里探出一口气,赤苇无奈地说,「不管怎样都很麻烦﹒﹒﹒」


「?」


 


如同计画好的一般,球场上奇妙的交流顺利展开。


 


「再来一球!」


「你这家伙还真是活力十足﹒﹒﹒」


黑尾扶着额,看着眼前经过好几回合攻防后依旧活蹦乱跳的木兔,接着转过头去,「不过我身旁这位看起来也是游刃有余啊~」


 


牛岛若利保持着跟刚刚一样的表情,即使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高活动,扣球的威力依旧和一开始一样没有丝毫减弱。


 


「我说,你们队上的二传影山应该还好吧?」


 


非常唐突插入的对话,使得牛岛微微扬起了眉。


「他的状况,我想你也看得出来的。」


 


「欧~身为同队的队员没有关心一下吗?」黑尾对於牛岛反推回来的话题,毫不客气的又以问句推回。


「看他的样子似乎因为"王牌大人"而累积了不少压力啊?」


 


「影山他还在迷网,而这分迷网只是再浪费时间。」牛岛冷冷地说。


 


「喂喂喂~我可不认同啊!牛岛君!」木兔从旁边插进话来,「因为不懂所以去寻找答案,这么重要的事不能说是浪费时间吧!」


 


「已经有明确答案的话,不是浪费时间吗?」牛岛的脸上带着真心如此认为的比情如此说。


 


「你的说法是你认为有正确的答案?」赤苇问到。


 


「???他,」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像是想打断牛岛的回应,体育馆的另一边传来日向兴奋的声音。「好恐怖啊!!」


 


「说恐怖是什么意思啊!日向你个呆子!」影山的大吼声跟着传来。


 


「影山你这家伙干嘛开口闭口就是骂人的话,我可是在称赞你!」


「对啊对啊!影山刚刚的那球好厉害啊!咻的嘣的!」犬冈附和着日向,兴奋的跳着。


 


「不是那样,是这样咻啊!咚啊!」


「啊﹒﹒﹒完全不能明白意思。」菅原无奈的声音也挟杂其中。


 


「菅原学长,我刚刚举的这样如何呢?」


 


 


被影山他们吵嘈的声音吸引,黑尾四个人远远地看着另一边吵闹的学习会。


「影山君不是很认真吗?」黑尾对着身旁的牛岛贼贼一笑,「之前对战的时候好像没看过他这么有活力的样子啊?」


 


「﹒﹒﹒」牛岛沉默着,只是一动也不动的注视着影山,片稍后才缓缓道出,


「﹒﹒﹒希望那个日向翔杨,


 


 


        不要让影山再走偏路了。」


 


 


「诶?!」「嗯??!」「那个﹒﹒﹒」


「怎么?」看着眼前三个一向泰若自如的人表现出少见的动摇,牛岛疑惑地问。


 


「啊~没事没事!」黑尾立刻恢复往常的步调,没注意到吗?你刚刚说话的口气可是少见的情绪激扬。


 


「这样,还要继续嘛?」牛岛恢复了原本的表情,转过身不再看向影山那边。


 


「当然还要继续啊!!!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吧!」木兔不甘地大喊。


「木兔学长,胜负早就分出很多回合了。」


「赤苇!你知道胜负这回事当然是会不断从当下开始更新!」


 


「完全不知道你再说什么。」无视於大声说着奇妙道理的木兔,赤苇对着牛岛说,「对了,关於刚才的﹒﹒﹒」


 


话说到一半,黑尾的手就搭上赤苇的肩阻止了他。


 


「呐~牛岛。」黑尾难得敛起脸色地说,「我是不知道你刚才想说什么~虽然可能猜得到。」


 


 


「不过影山他现在不是正自己努力地寻找答案吗?」


 


 


「也许会变得出乎你意料厉害的回来啊~」黑尾的表情瞬间又回到了平常的样子,「不过~当然也有可能找到的搞不好是大错路!」


 


「一瞬间还以为你会说出什么大道理!」木兔连续地拍着黑尾的肩膀。


「让你失望还真是不好意思~」


 


「﹒﹒﹒继续。」


「啊!!慢着牛岛,你这样是作弊啊!」


 


看着急匆匆回到位子上防守的木兔、赤苇,以及身边恢复原样的牛岛,黑尾窃窃地笑了。


 


不管怎样,你们家二传手的路都不是该由你决定。还有,牛岛君你似乎没自觉﹒﹒﹒


 


 


你比想像中的还要注意影山。


 


 


砰!吧!一声又一声响亮的排球传递声,加上此起彼落的叫喝声。


 


合宿第一晚,不管是少见的"交流",又或是积极地"寻找答案之旅"看来都将持续下去。


 





 


相对於体育馆,夜晚的酒会也已不输的气势展开第一天的序幕。


「哈哈哈,你们那边今天打的不是很有特色吗~」猫又教练一边饮着酒,一边笑着说。


 


「啊呀~那可真是﹒﹒﹒虽然连一场都没赢也真是够呛了。」乌养系心抽着菸笑着说。


 


「不过接下来还有好多天嘛!」武田老师的脸微微潮红,「能够从中获取足够的养分便成长的话﹒﹒﹒」


 


「哼~瞧你们一开始说的,结果今天胜利主要还是由我们拿下。」鹭匠监督从鼻子哼出声,「就是常常在尝试这些新东西,所以进攻才无法有效强化。」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哈哈。」猫又教练的脸上有着压抑地笑容,「我们球队可是以防守为主在训练着啊!」


 


「今天不是被我们的球队所攻破吗?」


「鹭匠你这家伙~!明天你等着看吧~!!」


 


猫又教练和鹭匠监督吵吵闹闹叫嚣声,在夜里热闹的居酒屋中倒是毫不突兀。真是比选手们还有活力啊!其余的人或吃或饮酒地看着他们,内心苦笑着想着。


 


「对了,白鸟泽学园里不是有个很厉害的影山吧?」武田老师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抬起头,「今天好像没怎么看到他上场?」


 


「影山!那家伙啊~」鹫匠监督皱起眉,「今天是最后一天,最近都是这样让他好好想想。」


 


「是因为之前那件事?」乌养摸摸下巴,「王牌跟二传手的争执?」


 


「乌养家的小家伙不懂就别插嘴!」


「蛤?这样说也太不讲理了点。」


 


「不过,没想到鹫匠你这家伙会用影山。」看着眼前即将成为这酒摊第二对炒起来的两人,已经脱离战场的猫又教练举杯微啜。


 


「影山之前跟我们乌野队上时,感觉也跟传闻起来不太一样。」武田老师想了想,「是不是有什么心境上的改变呢?」


「那家伙﹒﹒﹒」放开抓着乌养领口的手,鹫匠叹了口气。「一开始我的确是没怎么打算派他上场,何况他刚来时,被过去的记忆紧缚着。」


 


「不过﹒﹒﹒」鹫匠喝了一口酒,


「有一次派他上场后,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影山他,


 


                                                                    妥协了。」


 


 


「不过果然还是我看错了!那家伙在我们这里果然很难难得到他要的。」鹫匠赌气似地咬着送来的下酒菜。


 


「监督?!」白鸟泽的指导教练着急地叫道。


「我还会在观察观察那小子一阵子的~」鹫匠摆摆手。


 


「不过这样不是刚好吗?」武田微笑着说,「迷惑着无法找道路的迷子,在这汇集了各种经验的合宿中﹒﹒﹒」


 


 


「也许能找到不只一位领路人,因此摸索出一条崭新而明亮的道路。」


 


 


「老师从以前开始就觉得你真是厉害啊!」乌养神情复杂地看着武田,而其余的人也直盯着武田看。


 「诶?!那个,我说的太文意了点吗?」


 


「哈哈哈~这样子不是很好吗!」猫又教练开怀大笑,「不过不管你们哪边如何成长,还是别以为可以轻松赢过我们啊!」


 


「﹒﹒﹒希望别走上一条奇怪的道路就是了。」鹫匠淡淡地说着。


 


「别想那么多了!直井再来一杯啊!」


「教练你喝太多了,明天合宿还要继续啊!」


 


「不是你这小子太不会喝了吗?」


 


看着再度吵吵闹闹地这群人,搞不好就是有这种活力才能带领那群充满特色的球员呢?武田笑着想着。


 


还真是期待,明天又会是怎么个一天呢?


 





 


影山飞雄到底在想什么?牛岛不懂,但是他想知道。他想再感觉那时候的触感,想知道那是不是只是个巧合。


 


他想,他还想再扣一次那样的球。那个影山扣下之后就转变的球。


 


一开始,影山对他来说,只是个不能为他竭尽全力举球的二传手。


他心里最理想的二传手依旧是-青叶城西的及川彻。


 


那个当下,


牛岛也只是想赢得比赛,想要取得分数,所以才呼唤托球的。


 


即使如此,那颗球还是改变了他和影山。


 


 


 


「啊,牛岛学长早。」影山的脸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正要去进行早晨盥洗的牛岛面前。


 


「早。」牛岛道过招呼后,笔直地往前继续走。


 


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持续响着,也是要去盥洗吗?牛岛不以为意地继续走着,但接着他感觉到的是持续不断注视着的视线。


 


「身上有什么吗?」牛岛不解地停下脚步。


 


「没什么。」影山直直地看着牛岛回答。


 


「﹒﹒﹒是嘛?」听到影山的回答后,牛岛也就这么接受,与追上他的影山并肩走向洗手间。


 


此时的牛岛并没有意识到,


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似乎就是今天不同於昨日的预兆。


 


 


 


「果然很奇怪不是嘛?」早上第一场比赛开始前,白鸟泽的球员们在影山被监督叫走后,互相谈论着。


 


「我说啊~今天影山早上不但一直盯着我看,而且还对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天童夸张地说。


 


 「那不是你自我感觉良好吗?」濑见毫不客气地吐槽天童。


 


「天童学长今天说的话倒是可信,我也有感觉到。」


「白布你这句话好微妙啊~」天童一边笑着,一边拍着白布的肩,「我平常说的话也很可信啊!」


 


「天童学长的笑容好恐怖!」五色惊讶地大喊。


 


「好了,你们冷静一点,不然小心等下被监督左右开弓。」大平冷静地看着大家,「对了,若利你没有感觉吗?」


 


「?」牛岛仔细地想了一下,早上影山跟着自己到洗手间,吃早餐时坐在他的旁边,刚刚在被教练叫过去前好像也都在能感觉到他的视线。


 


「很巧合的都能看到他?」牛岛若利认真地说。


 


「嗯﹒﹒﹒」白鸟泽的人纷纷叹了口气,「没什么感觉就算了。」


「哈哈哈哈~若利还是一样不是嘛?」


 


「不管怎样先专注在眼前的练习赛吧!」


「欧!」


 


一度谈论着影山不寻常的白鸟泽球员们,也因为牛岛的反应而冷静下来。


 


 


也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牛岛心想,以前的影山,有时候也是会注视着他的。


 


不过,那个时候好像是漫无目的地看着不知道什么,今天却好像是有了什么很明确的目标。


 


不管怎么样,只要不再像之前或昨天那样乱七八糟就好。


 





 


 


影山的表现是白鸟泽的众人所没有想到的。


 


 


碰!咚!再击打完影山传来的球后,白鸟泽的每个人都像是被自己的手吸引一般,低下头去感受着手掌所传来的触感。


 


「呜啊!好恶心的感觉。」


「虽然这样说不太恰当,但是我也是这么想。」


场上纷纷杂杂的狭杂着不同往常的氛围。


 


「﹒﹒﹒他找到了这条路吗?」鹫匠监督紧盯着眼前的战场。


 


「呵。」跟白鸟泽的成员一样,牛岛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从掌中传来的触感令他想起那个时候。


 


果然选择合宿是没错的,牛岛的嘴角扬起。


 


 


非常难得的,


 


牛岛若利的内心亢奋了起来。


 


 


 


 


 


 


 


 


--------------------------


 


3.5


「话说,」花卷漫不经心地问着旁边的松川,「你知道为什么这次合宿除了邀请我们和乌野,连白鸟泽都能邀请来?」


 


「虽然我不知道县代表为什么会在这里,」松川摆了摆手上拿着的东西,「不过刚刚从日向手上拿到这个了。」


 


「这不是日向的手机吗?」花卷从松川手中拿过手机,「随便拿学弟东西好吗?松川君。」


 


「花卷君没资格说我吧~」松川摆摆双手,「我可是善解人意的学长,这是日向自己借我的。」


 


「是是,松川不像我们队长大人一样是逼迫小不点日向的。」


「没错,跟我们及川先生不同呢!」


 


「那么讯息好像是放在他跟音驹二传手LINE的对话中。」


松川打开日向手机的LINE,开起日向和研磨的聊天讯息。而花卷也凑过头来一起看向萤幕。


 


日向>没想到这次的合宿竟然连白鸟泽都会参加!!


 


研磨>啊﹒﹒﹒那是阿黑,


   简单来说就是要非常感谢你们家及川君!


 


   记得一定要来啊!我可是跟牛岛说了他会来ww 


 


 


日向>研磨??!!


 


研磨>虽然白鸟泽的监督很难说服,不过猫又教练也算是成功的挑衅他了ww  


   好了,手机还给研磨,他在抗议了。


 


研磨>不好意思,日向,刚刚那都是阿黑﹒﹒﹒


 


 


日向>啊~不会,记得帮我跟你们家黑尾君说"谢谢"他的好意啊~ww


 


 


研磨>!


 


 


「﹒﹒﹒果然是这样嘛﹒﹒﹒」


花卷跟松川抬起头来对看一眼,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着两人前方吵闹的三人。


 


「小岩!!!!我觉得那个牛岛跟飞雄一直在盯着我看啊!!」及川紧抓着岩泉的手。


 


「牛岛你自己不是也能应付嘛!」岩泉用力地甩着及川抓着的手,「还有影山只是在看你的球技吧!」


 


「岩泉学长!!我也觉得那个牛若跟影山都在瞪我啊啊!!」日向也激动地抓住岩泉另一只手。


 


「蛤?!日向也!」岩泉看着日向举起被他抓住的手,无奈地摸摸他的头,「好了没事,只是你想太多了。」


 


「也太不公平了!!小岩!」及川对着岩泉喊道。


 


「你跟一年级争什么!!」


「既然如此我希望在我被女孩子搭讪时,小岩也像现在这样﹒﹒﹒呜啊好痛!」


 


「垃圾川你在说什么!」


「噗呵呵呵~」


 


「日向!你笑什么啊~」


「我没有我没有!!!」


 


看着眼前虽然原因不同,却一如往常的对话。


 


「啊~辛苦了一君!」


 


松花两人吐出一贯的话语,带着一样的笑容在一旁观看着事情的发展。


如往常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