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小说文章

[排球HQ!同人-牛影]池鱼笼鸟2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5-11-29
"池鱼笼鸟 - 比喻没有自由 ;比喻受到束缚,行动不自由的人。" 


 


 


   ※ 私设-->


           (影山in白鸟泽 &日向in青城 &金田一、国见in乌野)


   ※总之是个以合宿为主的故事


   ※出场人物莫名的多,所以你可能会看到崩崩的大家


   ※这是要说正经也不是,要说全欢乐的也不是的故事(诶?!!


 


 


------------------------------------------


2.


要传向那里?


 


看着一传救起的球,脑中浮现出了自从那场比赛后就不停出现的问题。


感觉到指尖传来的微微颤抖,我害怕着。


把球拖向谁也不在的地方。


 


 


「把球给我。」


 


 


充满魄力与绝对自信的声音响起。


瞬间,身体做出了反应。


 


托起的球,快速地从头顶飞过。


流畅而完美的传到王牌的面前,用力扣下的杀球重重地击打在对方的球场上。


 


从指尖再度微微传来的抖动已经不再是惧怕。


 


抬起头来,眼中出现的那个男人的身影,


无比深刻地、强硬地映在眼中。


 


那一天,


影山飞雄,找回了他曾一度失去的东西。


 *


 


紧握着的手配上极度爽朗的笑脸,乌野跟音驹的两位队长面对面互相寒暄着。


 


「这次合宿就要请你们多关照了。」


「哪里~我们这边才是要请你们多关照。」


 


 


轻爽的早晨配上些微吹来的微风,这天是一贯的音驹加上枭谷、森然及生川高中夏季合宿的第一天。


不过今年与以往有些不同的是,加入了来自宫城县的乌野和青叶城西,以及在之后IH全国大赛即将上场比赛的


 


 白鸟泽学院。


 


 


「今天开始,我们学校的体育馆肯定比往常热闹许多啊!」森然的队长对着黑尾说。


「多了这么多人,体育馆里能挤下也真是可喜可贺啊!」黑尾回应着,同时眼角描到远方快速走来的青色身影。


 


「看来另一队成员也到了。」黑尾嘴角扬起。


 


「啊~音驹的黑尾队长~」拉长的声音中好像带着什么愤恨,青叶城西的队长及川大跨步地走向黑尾。


 


「这次合宿真的是麻烦你在各方面出力了~」及川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为了让白鸟泽这种王者也愿意出马,你可是费了不少心啊!」


 


「没什么~」黑尾紧紧地回握住及川的手,「何况在这方面帮上最大忙的可不是及川队长吗?」


 


 


两个人的笑容完美的让人感觉到,一丝可怕的迫力在之中奔流。


 


 


「又来了吗?!!」夜久无奈地按着额头。


「是啊!这些主将们都是一个样吗?」菅原附和着夜久。


 


 


「我们家的可能特别的闹心啊!」岩泉说着,走向菅原的背后,看着眼前还在持续跟对方队长僵持的及川。


 


「过分!!!小岩!!!!我都听到了。」及川转过头大喊着,「明明在学校的时候还很生气不是吗?」


 


「不是生气吧!!垃圾川!!」岩泉大吼,「虽然对音驹队长的作法是不敢苟同,不过﹒﹒﹒的确不是个简单的人。」岩泉将视线转往黑尾。


 


 「不敢当。」黑尾露出他一贯的笑容回应着。


 


 


还想再说什么的及川正要开口,却马上被一个兴奋不已的声音打断。


「哇啊啊?!!!研磨呢?!马上就要来练习赛了是吧!」日向兴奋地东跳西眺。


 


「这家伙﹒﹒﹒」虽然早已慢慢习惯日向,但是青城的阿哞仍然同时对这个活力十足的家伙叹了口气。


 


 


「不管之前的事怎么样。」及川恢复往常的表情,


「既然参加了,我们当然会带着满满的收获回去,当然也不会输的。」


 


「啊?欢迎欢迎,我们也不打算输就是了。」


 


 


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及川突然想到自己本来还打算做得另一件事。


「对了!飞雄呢?!」及川来回巡视着,「不会吧!拥有排球部私人巴士的白鸟泽还没来吗?」


 


明明之前看到影山就会说着讨厌、烦的及川学长,现在竟然热切地找着影山。本来想过去跟及川打招呼的金田一,在看到反常的及川后不禁有点却步。


 


「及川学长多半是抓到影山什么把柄,想要嘲笑他。」国见淡然地回应出金田一心中想的,「一大早大家也太有精神﹒﹒﹒啊?」国见的眉头皱起,视线瞥向体育馆门口。


 


 


「终於登场了。」


 


 鲜亮的紫色映入眼帘。


 





 


对於远赴东京合宿这件事,影山是抱持着极度亢奋的心情的。


 


能够近距离地观察各个学校的球技,以及接触其他的二传手。这些对排球的热爱之情让他一度忘记前段时间与王牌间的纷争,与自己无法想出成果的疑惑。


何况,那个日向翔阳和及川学长都要去不是吗?影山的全身不住发抖,分不清是恐惧亦或兴奋,也许该说这两样的情绪是同时存在於影山的心中。


 


 然而一切都糟透了。


 


 


影山手握着拳站在休息区,第一场的白鸟泽对森然的比赛似乎没打算轮替他上场。


不能上场的话还有什么用,想站上场上。这种不舒服的情绪远胜於刚刚被及川学长在众人面前说出自己哭了的事。


 


果然是打算让我反省先前的事吗?影山在心中暗暗地想,如果又像之前已样不能上场的话﹒﹒﹒


 


啪!


 轻脆的声音响起,影山感觉后被被人轻拍了一下。


 


「不能上场的时候,为场上的球员全力加油不就是你现在的任务吗?」


回头一看,一名印象中总是带着爽朗笑容的排球队员指着他说。记得他是乌野的二传手,菅原孝支。


 


「没错,影山!这种时候就是要大力地帮我们白鸟泽的球员加油啊!」濑见也从另一边走过来,看着影山。


「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


 


听到濑见的话,菅原意识到自己正对着并非乌野的成员说着可能会被认为是教训的话,不禁有点尴尬地捎捎头。


「总觉得这种情况对於我这种本来在比赛中,就有可能不能出场的二传手感觉很熟悉呢!所以忍不住就说了些什么。」


 


 


「菅原!」不远处传来大地的呼喊声,「鱼跃一周要开始了。」


 「啊!虽然刚刚说得很威风,不过我们这边可是输了第一场啊!」菅原不好意思地笑着摆摆手,「那我先走了。」


 


「那个菅原学长,谢谢你的指教。」虽然不太能接受学长们说的"任务",不过影山还是感觉应该道下谢。


 


「没什么啦?!!」菅原有点惊讶地看着影山,本来还以为自己这种实力的人说的话,影山不会介意。


「呐,影山。」看着影山似乎还无法释怀的表情,菅原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虽然说现在帮球员全力加油是你现在能做的事﹒﹒﹒」


 


 


「不过别忘了"养精蓄锐,已备随时可以替换上场得分"也是你重要的任务啊!」


 


 


「那我先走了,大地生起气来可是很恐怖的。」


 


看着菅原的背影,影山若有所思。


 


的确他差点就忘了很重要的事,即使现在不能上场他也能认真地观察场内的比赛,在替选手加油的期间,养精蓄锐只为了能"立刻"站上球场。


 


「一副想清楚什么的表情啊!」濑见的声音从影山耳边传来,「想清楚了就好。」


 


「不果你竟然只跟"菅原学长"道谢啊!"濑见学长"呢?」


「濑见学长说的不是和菅原学长一样吗?」


 


「可恶!你这小子一点都不可爱~~!!」


 


就这样,影山被濑见搓揉着头发,重回那个他现在的战场。


 





合宿第一天的夜晚,气候还算凉爽。


经过了一整天各队组合对战,以及充满汗水的输球惩罚,体育馆内仍然充斥着没有减弱的热情。


 


用着厕所水龙头的水冲着脑袋,冰凉的水让燥热的身体降下些温度。


结果,今天还是不怎么能上场。影山甩甩带着水珠的头发,即使上场了也总是有点障碍。


 


对於昨天的事,他还是有些耿耿於怀,毕竟他还是不太能理解牛岛到底是要他怎么做,而球队又希望他怎么做。


面对以前没遇过的队伍,当拦网又很难缠时,他克制着自己以免做出太过"自我"的传球。


 


想当然这种要上不下的状态,绝不能说是很好。


 


 


带着不解,影山走向体育馆,不管怎样再继续做些个人训练就是。这样想着踏进体育馆内,却迎面遇上了意想不到的人。


 


「﹒﹒﹒金田一、国见。」影山先开口主动叫了他曾经的队友。


「影山﹒﹒﹒」接下来的时间彷佛凝滞了,他们三人皆注视着彼此不发一语。


 


「那我先去个人练习了。」最后还是影山打破了沉默,先率先踏出一步。


 


「影山!」背对着走过去的影山,金田一大声地叫住他,「你到底是在做什么!」


「不是说了下次获胜的会是你们吗!现在你这样的状态又是怎样,这样的你怎么还会是想让人打倒的那个厉害的对手!」


「对於金田一说的我这次也赞同。」跟着金田一一起转向影山的国见露出不悦的神情,「你这不是连能不能上场都不一定!」


 


紧紧地盯着国见跟金田一,影山这段时间不知道答案在哪的情绪忍不住激昂起来。


「我知道啊!」影山低声说着,「可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所以就想回到那个时候的独裁吗?!」金田一忍不住提高音量,「明明都说了白鸟泽是"我们"了!」


 


啪!国见忍不住敲了说出这句话的金田一。


 


「﹒﹒﹒国见你干吗?!」


 


「﹒﹒﹒你这样说,」


「不就好像是因为没被"王子"承认而觉得不甘心的家臣。」


 


嘲讽的话语黏在国见还未说完的话后出现,影山转过身去和国见即金田一一起看着出现在他身后的月岛。


月岛露出嘲弄的笑容说着,「还真是有活力啊!」


 


「嗯啊﹒﹒﹒」跟在月岛身边的山口感觉到不同以往的气氛,难得的没有出声附和。「阿月,现在这样说﹒﹒﹒」


 


「哼﹒﹒﹒」月岛冷笑着,「当初跟白鸟泽打练习赛时,看到影山的托球竟然能跟白鸟泽的球员配合的那么好。」


「当初跟白鸟泽打练习赛时,看到影山的托球竟然能跟白鸟泽的球员配合的那么好。」


「觉得很不能接受不是吗?」


 


 


「月岛,如果是你这家伙跟影山配合也不比我们好。」国见深深地皱起眉头,「不是吗?」


「这不是当然的~」听到国见的话,月岛微妙地笑了起来,「毕竟我跟那些有才能的人不一样~不过我觉得和你们比的话应该差不多吧!」


 


「月岛!!」影山眼前罩上一层阴影。


「﹒﹒﹒王者不开心了嘛?」月岛的口气一沉,此时一颗排球搜地快速从他身边的地板落地,在弹起至空中。


 


 


「啊啊啊!!!!!什么王者、家臣不懂啊!!!」


一头橘发的少年飞快地跳起到球弹起地地方救下球。


 


 


 


「球场上不就只有自己这一边的人吗!!!大家都是夥伴吧!」


 


 


 


日向翔阳抬起的脸上毫无迷惑。


 


「还真是单纯的想法啊!」月岛推推眼镜,不知如何应对地撇过头。「我要先回去休息了。」


 「啊,月!那各位我先去练习发球了。」山口看着走出体育馆的月岛,虽然没跟上去,但也藉此离开了。


 


「没有哪里不对吧!」日向没有理会离开的两人,大步地走向影山,「我也觉得那个辣韭头没说错!」


 


「辣韭头是指?」


「噗~只能是指你吧!」


 


「你忘了我可是要打倒你成为在场上站得最久的人啊!」日向大吼着。


「就算你这样说,我这边还是搞不懂啊!」影山也吼回去,「难道你就懂吗?」


 


「不!我不懂!」日向露出苦恼的表情,「我想就算影山跟我说了你在想什么,我也不太懂吧?」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火大啊﹒﹒﹒」


 


「我只知道影山很想站上球场吧!」


「当然想站在球场啊!!」


 


「那样的话就想尽办法变强,想尽办法去找答案啊!」


日向的眼神坚定地、锐利地注视着影山。


 


 


 「如果找不到办法的话,


 


不是也还有这么多人可以问吗?」


 


 


 


啪啪!震惊於日向的气势而沉默着的三人之间传来掌声。


 


「日向很好地说出合宿的好处之一呢!」菅原笑容满面地搭着金田一跟国见的肩膀。「虽然知道你们是关心,但表达方式也太别扭了。」


「菅原学长,我们不是在关心那家伙!!」


「学长,你误会了什么吧!」金田一跟国见异口同声地反驳着。


 


「还真是不坦率!」菅原按着不断反驳的两人,「总之影山你们应该懂了吧!有问题就不用客气来请教其他人吧!」


 


「那国见跟金田一,旭跟西谷那里在进行发球跟接球的练习要一起过去吗?」


「是!」「诶﹒﹒﹒」


 


「国见的回答还真是符合你啊!」菅原苦笑着对影山说,「那我们先走了,影山也想想可以找谁问问你的烦恼吧!」


 


挥挥手,菅原打算跟上先走开的金田一跟国见。


 


 


「菅原学长!请等一下。」影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地说。


「我有那个,我想要请教学长像是﹒﹒﹒队员对你的﹒﹒﹒你的信赖之类的。」


 


 


「诶?!!!我?!!!」再度回过身的菅原瞪大了双眼,指着自己,比早上更加惊讶地问道。


 


「噗噗~影山这样不是很好吗?很快就找到了要改的地方,像是队员的信赖之类的噗~」日向吃吃地遮着嘴笑着影山。


 


「日向﹒﹒﹒」


「干﹒﹒﹒干嘛?!」


 


「你也是,我有问题问你。」影山看着日向认真地说。


「诶诶诶诶诶????!」


 


合宿第一天的晚上,气候还算凉爽。


而影山飞雄的夜晚才刚要开始。


 


 


 


 


 


 


--------------------------


 


2.5


「飞雄~听说你哭啦!」


「飞雄~听说你哭啦!」


影山刚跟着白鸟泽的成员踏入森然的体育馆,熟悉的声音就立刻大声说着他最不想回忆的事。


 


「我才不会哭呢!及川学长。」影山胀红着脸,努力保持镇定地对及川喊到。


 


「哈?飞雄你在假装也没用啦~我从日向那边知道的一清二楚。」及川完全不打算停止,「竟然没办法看到飞雄没用的样子真是可惜!」


 


「日向!!!」


 


日向感受到影山像鬼一样的怒气完全投注在自己身上,连忙急着澄清。「不是我!!不是我说的啦!!!」


 


「啊~的确不是日向亲口跟我说的,是我跟小岩看到音驹的二传手跟日向之间的对话呢!」


 


「音驹的二传手﹒﹒﹒」感受到影山强烈的视线,研磨剧烈地打了个冷颤。


 


「不是研磨啦!!」日向更加慌张地大大的摆动双手解释,「是音驹的那个恐怖的队长用研磨的手机说的!!!研磨还跟他抗议了!!」


 


「音驹的队长﹒﹒﹒」


影山的视线转向罪魁祸首,却只见黑尾把手放在心上吐出一句。


 


「我很关心你。」


 


「那个日向这次就算了﹒﹒﹒你快点把这件事忘了就是。」


「嗯嗯!!那﹒﹒﹒那就这样!」


 


「你们不要无视我。」


「阿黑你还是放弃吧﹒﹒﹒」


偌大的体育馆上,只有研磨一个人低声地回应着黑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