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小说文章

[排球HQ!同人-牛影]池鱼笼鸟1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5-11-29
※ 私设-->


(影山in白鸟泽 &日向in青城 &金田一、国见in乌野)


 ※总之是个以合宿为主的故事


 ※出场人物莫名的多,所以你可能会看到崩崩的大家


 ※这是要说正经也不是,要说全欢乐的也不是的故事(诶?!!


  --------------------------                    

0.

托起了球,那里却没有人在。

就像亟欲脱离狭小池子般的鱼,猛力地快速地想要摆脱栏网的束缚。

然而回过身时,咕噜,没有任何人跟上来。

影山,你下场吧!

咕噜咕噜,甚至连赖以为身的水都被剥夺了。

恐惧着恐惧着再次传球时,那里却没人在。但是即使如此???

还是想再次上场打球!

即使如此依旧

渴望盼望着,为主攻手开拓前路,

这就是影山飞雄身为二传手的存在目的与对排球的热情。



高高地起跳,猛力地扣出对方已无法拦阻的传球。

就像全力冲破笼网的白鹫一般,无法压抑的实力压制着场上的球员。

坚强而厚实的墙堵,比自身更加强劲的扣球。

喀锵,仅存的微细链子扣住双脚。

白鸟泽饮恨於全国八强。

喀锵喀锵,展露的翅膀能飞翔能看到的空间,倏地被局限。

迫切着迫切着再次扣球,用自己的双手开拓队伍的前路。

即使如此会遇到更多强者和各种怪异的人,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依旧

热切着兴奋着,与强者交手变成长着,

做为一个王牌被队伍全心信赖着,只要传给他的球必能得分,

这就是牛岛若利身为主攻手的骄傲与对排球的喜爱。

1.

与难得对手炙热的练习赛末,白鸟泽的板凳上坐着一名少年。

满身的汗水和气喘吁吁的呼声,掩盖不住他不甘而渴望的眼神。

「影山,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换下来吧!」白鸟泽的鹫匠监督嗓门大开地对着球员责问道。

「在最近这段时间的比赛中,我还以为你已经放弃你那对於白鸟泽无谓的二传执着。」

「是﹒﹒﹒」影山咬着牙回应着。

 鹫匠监督皱起眉头,大大的吐出一口气。「还想再上场的话,就快把我们白鸟泽所不需要的东西丢弃。你在白鸟泽做为二传的任务是什么,你好好想清楚。」

「是﹒﹒﹒」

  逼!与影山低声的应答同时响起的是比赛结束的哨音,鹫匠监督就这样站起身走向那群-影山本也该在其中的白鸟泽先发队员中。



「啊~影山真是可惜啊!本来想由自己取得的胜利却被拿走啦!」一边擦着汗,天童一边悠哉地对影山搭话。

「你也太不客气了!」瀬见震惊地吐槽。

「诶~我只是想关心一下学弟。」天童毫不在意,「我有说错吗?若利。」

「没错。」

 在远处补充着水分的牛岛在听到天童这声询问后,很少见的回覆中带着怒意,并缓缓地走向板凳上的影山。

「牛岛学长。」影山抬头望着牛岛。

「还以为你已经懂了。」牛岛紧盯着影山的双眼,「我不需要不能为我竭尽全力的二传手。」

「如果是及川学长就可以为你竭尽全力吗?」影山的眼前像是覆盖了一层阴影。

「如果是及川﹒﹒﹒」

「如果是及川学长不管在哪个队伍,都能发挥出队伍最大的实力。」

  影山带点挑衅地打断牛岛的话,「是吧?」

「你不是很清楚嘛。」牛岛淡淡的回应。

「也就是只要让牛岛学长发挥最大的实力,就是为了你竭尽全力了吧!」像是无法忍耐,影山站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握拳。「我托出了不会被拦网的传球,而且我认为牛岛学长是绝对能打中那球的。」

「如果没办法做到像及川一样的观察,那就像白布一样内敛地为我传球。」对於影山的激动,牛岛发自内心、不矫饰的话语比冷水还寒的泼上。

「影山不用想太多,若利也是为了你好。」大平打着圆场。

「只是发自内心的话不是吗?」

「天童你懂不懂看气氛说话啊!啊!你不懂。」

  大平的劝说,以及天童跟濑见的对话没有一句传到影山耳中,只有牛岛的"肺腑之言"猛力地刺进影山的心。

 「如果是日向的话﹒﹒﹒就能漂亮的扣下那球得分了。」

   不知不觉间就从唇边就嗫嚅出这句话了。

 「日向﹒﹒﹒青城的诱饵?」已经转身准备离去的牛岛接收到这句话,再度转身快步走近影山。

 「影山飞雄,你在比赛中看着的是什么人!」牛岛冷冷地注视着。

 「你们都冷静点。」大平再度试图安抚两人。

  「对不起,大平学长。」彷佛要切断退路,影山打断了围观的白鸟泽球员对话,发自内心地向大平学长道歉。

 「那牛岛学长,你在比赛中又是看着谁传给你的球呢!」

  如同赌气的话语从影山口中用力地迸出,不只是紧握的双手,连全身都无法停止的颤抖。

这个瞬间,原本紧绷气氛被拉至极限。

白鸟泽的球员们都呆滞地望着这一幕,望着眼前互相瞪视,用力地像是要把对方看出一个洞的两人。

 「啊呀~弄哭学弟可是不好的啊!」

带点玩笑意味的声音响起,不协调的打破了紧张的氛围。,

「研磨你说是吧~」刚刚与白鸟泽打完练习赛的猫的队长-黑尾,边补充着水分,边看着这边贼贼的笑着。

「哭?!」影山疑惑地伸手抹向脸庞,湿润的感觉传来,我哭了?!

随着意识到哭得这点一起来的羞耻感让影山忘了激动的情绪,以用力的要擦掉皮的力道,大力的擦拭随激烈的情绪奔发出的眼泪。

「音音驹的队长!」五色首先激动地回应,「牛岛学长没有要弄哭影山的意思,是吧?」

「五色你这有帮若利说到话吗?」山形说。

「音驹的队长君吗?真是热心啊~」天童走近黑尾,「记得今天音驹似乎没赢过白鸟泽是吧!」天童的嘴角扬起一丝愉悦的笑容。

「啊~白鸟泽的攻击力真的是名不虚传啊!我们引以为傲的防守也被打出漏洞了。」黑尾嘴角扬起,「不过真可惜呢!听说被称为Guess Moster的天童君的猜球拦网,我们竟然没让他好好发挥呢!」

「啊啊啊!!!这家伙有够让人火大的啊!!」天童的头上瞬间爆起多根青筋。

「唉﹒﹒﹒」站在黑尾一旁的研磨无奈地叹了口气。

「黑尾铁朗是吧!」一直沉默着的牛岛,终於把视线从影山脸上转开,「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个嘛~我没有想插手管你跟你们家二传手之间的事。」黑尾的表情改为礼貌性的微笑,「只是关於无法配合好,我们这边也是有点经验的。」

黑尾的眼神飘向研磨,在转回牛岛。

「有个建议,不知道王者们有没有兴趣。」

代表音驹的队长露出挑衅的笑容。



「所以咧!」夜久无法掩饰惊讶地说,「所以就变成这样了吗?!」

「不知不觉呢?」黑尾回应着。

「研磨你就没有阻止他吗?!」夜久无奈地转而询问一旁的研磨。

「﹒﹒﹒阿黑的兴头一来,没人阻止的了。」研磨的视线盯着手机上的游戏,微微皱起了眉头。

「夜久学长,这没什么不好的吧?」列夫兴奋地跳上跳下,「这次我一定要狠狠得把球扣进他们的球场!」

 「连接球都接不好的家伙说什么大话!」山本哈哈大笑,「把球扣进对方球场得分就交给我音驹的王牌吧!」

「虽然不好意思,不过音驹的王牌是我欧!山本学长。」

「够了够了!!一个个都这样啊!」夜久呐喊着,「是说竟然能让对方同意,你到底是使出什么招式?」

「不是只有我努力啊~猫又教练也出了不少力呢!」黑尾看着研磨,「是吧!研磨。」

「比较起来﹒﹒﹒另外那边应该更惊讶。」

「诶~不是很有意思吗?」黑尾的视线投向远方贼贼的笑着。



「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声巨大的哀嚎声从青城排球部传出。

「我们的及川主将又怎么了?」花卷看着平常并不少见的及川,轻松地向岩泉搭话着。

「啊啊啊啊啊啊!!!!!要来的话就来吧!!这次可不会输给你!!」

出乎花卷的意料,平常应该去阻止及川的岩泉竟然也跟着燃烧了起来。

「到底是怎么了?」花卷惊讶地向松川询问。

「不知道,刚刚被教练教找过去后,两个人就变成这样了。」松川把手放到下巴思考着,「到底是多具有冲击性的东西!」

砰!像是配合着球场内的混乱,一道橘色的身影快速而大声的跳入。

「大王﹒﹒﹒啊!及川学长、岩泉学长,要去东京合宿的事决定了吧!」日向兴奋的跳跃着,声音毫不迟疑。

「啊?

为什么小不点日向会知道了呢?」

微笑着的及川看起来无比恐怖。

「难得我这次跟你意见一样啊!」

岩泉的脸上出现与及川如出一样的笑容,

「日向,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老实地交代吧!」

「咿!!!!!!!」

以日向的惨叫声为信号,岩泉和及川像鬼一般开始追逐着日向。



「喂!月岛跟国见不要偷懒啊!练习的时候就有点活力。」

乌野的体育馆传出一如往常的训练声。

「月!你还好吗?」「国见,在加油一下吧!」山口跟金田一的声音像是二重唱一样传来。

「山口你好吵啊!」

「为什么金田一会有这么多无尽的体力啊!」

「月岛、国见你们两个这点真是莫名的像﹒﹒﹒」乌养系心骚了骚头,苦笑着说。

「各﹒﹒﹒各位!!有大事要宣布!!!」

武田老师气喘吁吁地由敞开的体育场入口跑入。

「老师你怎么了?不用那么着急。」乌养教练上前扶起冲倒在的的武田老师。

「这次暑假,藉由猫又教练的牵线,帮我们安排了与东京强校的合宿!!」

等不及完全站起,武田老师激动地开口,「大家要去的吧!」

「东京!」「当然当然要去啊!」此此彼落的惊叹声响起。

「老师!真有你的,竟然能安排到这样的练习。」乌养教练深感佩服的看着武田。

「主要还是靠猫又教练的帮忙,不过﹒﹒﹒」武田老师绽放光芒的脸上,忽然照上一层难以言语的神色。

「其实,这位有件事我必须先跟你们说!」武田老师一咬牙,「这次一起合宿的对象除了音驹高中和东京的几所强校外,还有你们很熟悉的﹒﹒﹒」

「青城城西,以及﹒﹒﹒白鸟泽学园!」



----------------

1.5

轻触肩膀的沉重感,让影山回过头。原来是牛岛把水壶斜靠着影山的肩膀,注视着影山。

「如果我说的话让你不快我道歉。」

「我才是对牛岛学长说话态度失礼了。」

影山接过牛岛递出的水壶,低头向牛岛鞠了一个躬。

「不过,我不觉得我说的有错。」

「那么我会证明给牛岛学长看的。」



「这是道歉吗?!」在一旁看着的濑见终於忍不住出声。

「?哪里不对?」

「??不是道歉吗?」

啊﹒﹒·你们好就好。
看着其刷刷看过来的两道疑惑眼神,濑见在心中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