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小说文章

排球/影日▶君の声楔子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4-07-13
     ◆楔子◆


  蝉声唧唧,响彻整个校园。乌野体育馆内几位热血的排球部部员个个汗流浃背的进行暑训,准备九月的春高赛事。


  球鞋在地板上快速移动发出的唧唧声盖过了蝉声,为了强化接球技术,他们采双人练习,「再来一球」的声音此起彼落。


  影山将球上抛,助跑后往上蹬,掌心触到球的瞬间使力把球送至对网,日向勉强送球回去,排球在网子上边旋转一圈后,落回日向的领域。


  「再来一球!」


  在影山准备开骂时,日向首先抢话。他沉住气,继续发球。


  或许是天气太热的关系,抑或是身体开始感到疲惫,日向的耳边不断传来刺耳的呜呜声。


  ——忍着点,等会就可以休息了。他对自己说。


  抛球、起跳、送球到对网,影山发球动作流畅,这是今天第一百二十一次发球,他的手又红又麻,漆黑如墨的双眼紧盯着日向,他相信这次对方接球技术会比前一百二十次好。


  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日向仰头追球,对向的影山对他喊道:「机会球!接好!」


  ……碰咚。


  球完美落地,影山沉下脸,快步朝日向走了过来,日向下意识后退好几步。


  「呆子!你怎么接球的?」


  见日向没什么反应,他破口骂道:「喂!你有没有在听啊?」惹得几位学长前来关心。


  「别老是对日向这么凶嘛,他只不过是失误、失误。」


  「对呀,影山,别老是针对日向啊。」


  菅原拍拍他的肩,与大地一搭一唱,面对前辈影山也不好说什么,仅是支支吾吾的说「也没有老是针对日向……是他接球技术有待加强」等等,田中一伙人也来凑热闹,心思一向细腻的旭看日向惊惶失措的表情便问,「怎么了?」


  日向抓紧双耳,眼眶透出求助的讯号,他轻颤唇齿——




              ﹁


              我


              |


              听


              不


              见


              。


              ﹂




  「啊?」影山皱起眉头,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耳朵有问题?他森冷的问,「你在开玩笑吗?」


  日向一脸茫然看着他,月岛不小心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说句话啊!呆子!」影山火了,只差排球没砸下去,大地则安抚影山几乎快炸开的情绪。


  菅原思考着——像日向这样平常靠身体感觉的,并不是会说谎的料子,即使说谎也很容易被拆穿。再说了,日向自觉练习不够,不可能放弃任何可以练习的机会。


  「不如这样吧,在日向耳朵听得到之前,都由影山照顾吧。」菅原说道,「晚点带他去看医生。」


  「啊?」影山叫了一声,原想问为什么,却被大地抢了话:「说得没错,反正现在都在做双人训练,你就好好培养你们之间的默契吧。」说完并露出让影山打寒颤的笑容。


  田中和西谷站在影山左右边拍拍他的肩说「加油」,更让他想扁了日向。


  为什么总是在重要时刻出纰漏!日向呆子!




  ◆ ◆ ◆




  在球场上边嘶吼边挥洒汗水的感觉、球场外为球员热情加油的声音、球掉落地板的声音,都在日向耳朵的守备范围内,现在听不见声音,对他是个伤害。


  虽然大地在纸上写下「至少你还能跳」让他多少有些欣慰,菅原也写下了「可以好好磨掉影山的坏脾气」,这句很是中肯,影山今天情绪不知道爆炸几次,有一半是影山跟他说话,他露出不知所云的表情,戳到影山的地雷。


  田中更是火上加油,「干脆日向别回家了,住影山家吧。反正暑训嘛,就说社团练习要住宿,既不会让日向的母亲担心,又可以培养感​​情,多棒!」


  「龙,真亏你能想到!」西谷对田中比个赞。


  「当然,哈哈哈哈哈!」


  影山反驳那些尽说风凉话的前辈们,「不回家才会让他妈担心吧!」


  旭跟洁子拿了纸笔,写了几个字后拿到日向面前,日向看完后点头如捣蒜,对影山露出期盼的神情,而影山看完面色铁青,旭在纸上写道:【在你耳朵好之前,都住影山家练排球吧?】


  「你看清楚点,呆子!住我家要付房租的!」影山翻了个白眼,日向眼中这张纸上只剩排球二字了吧。他家人暑假也出国,带日向回家不要紧,练习时间甚至会增加,只是日向家人介不介意而已。  菅原这时故意在一旁补充,「影山看起来很困扰呢,如果在这段时间能培养好默契,那要当上最强二传手都不是难事了呢……」




  「最强二传手」的回音不断在影山耳边缭绕,他立马拿笔写了句话。


  【电话给我,我跟你妈说暑训要外宿的事。】


  ◆ ◆ ◆


  关于日向的病征,医生也说不上来,或许是突发性耳聋,医生建议住院观察,影山瞪了医生一眼,冷冷地说眼下状况无法住院。


  日向家人方面,母亲还不晓得耳朵的事,倒是支持日向外宿练习排球,只不过影山和对方通电话时,紧张得不停结巴,被田中笑说怎么像在和未来的岳母通电话似的。


  现在与日向讲话只能靠纸条沟通,极不方便,月岛倒是很干脆,不仅不写纸条,还不停嘲笑日向的身高,看对方气得跳脚的模样,他很愉悦。


  那天开始,日向以「同居队友」的身分,暂时住进了影山家中。


  两人的生活小事,就从这里开始说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