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小说文章

【排球少年、影日】手掌心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4-04-23
    他的身高是162.8公分。

  这对女性来说或许算得上是一个理想的数字,但大部分的男性普遍会认为远不足够。

  日向的身形在同年龄间一直属于比较娇小的类型,从小学到中学,每次带队到室外时他总是被安排在队伍最前端,甚至有些女孩子还长得比他高,这一点直到升上高中依然毫无变化。

  现阶段应该是男孩子们的成长期,日向的身高却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变动,和其他人站在一起总显得矮小,明明是男性,单看外表的话,比起帅气、似乎更容易让人产生可爱这一类的印象。

  小不点或矮冬瓜这几个不论是否带有恶意的绰号当然也不是第一次被套用在他身上,日向不会因为这样就自怨自艾,反正他能跳,他可以跳得很高,就像『小巨人』一样,他会用弹跳力来弥补高度不足的部分。

  不管是跳跃还是速度,只要是能成功导向不会被拦网彻底阻挡下来的这个结果,日向就愿意去尝试,愿意去付出不知道要比常人多出几倍的努力,为了在球场上看见那最高处的景色。

  ……虽然确实是这样没错啦。

  「唔──」

  日向一脸纠结地噘起嘴唇,低头看著自己摊开来的双手,陷入一种『总觉得这根本没什麽好在意但又忍不住有点在意』的糟糕循环状态。

  不只是身高,他就连手掌的比例也比很多人要小。

  过去从来没有特别去注意到这件事情,但在好几次看著影山和东峰自然而然地用单手抓起排球的场面时,直线式的思考就忽然往这一条路上不打招呼地衝撞进来。

  他让掌心朝向地板,弯起掌指的同时使尽力气,企图让球体恰好卡在弯曲起来的弧线上,接著再用蛮力将之固定,偏偏试了好几次,球仍旧无一例外地总会从他手裡掉落。

  连短短几秒钟都做不到,只靠一隻手完全抓不住排球。

  「可恶啊──」

  排球再次咚地一下击打在地上,日向不自禁发出一声不甘心的哀嚎。

  「……喂,你到底在做什麽?」直直往前滚动的的球来到终于看不下去而决意靠近的影山腿边,并被对方率先一步抢到手中,「接球练到一半就在那裡摆出奇怪的动作,如果无心练习的话就下场吧。」

  「我、我才没有无心练习,只是在想事情……」日向支吾著反驳。

  从那犹疑不定的态度就足以判断没有半点可信度。

  既然连本人都摆明自己在练习过程中并不专心,这般拙劣的藉口简直就是让人更有理由骂他啊。影山在一瞬间是这麽想的,若是几个星期以前的自己也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斥责,但他却停顿了几秒,盯著日向皱著眼脸又目光飘移的模样,低声问了一句,「在想什麽?」

  「咦?」

  「既然你有心练习,却又被脑袋裡正在想的事情影响,就表示那件事很重要,不是吗?那就快点解决,然后继续开始接球啦。」

  这麽说好像也没错……喔?

  不过没想到那个影山会说这种话。

  还以为他应该会臭著一张脸大声斥训『不要只会为自己的错误找藉口』、『连这种程度的球都会漏接、你是努力到哪裡去了』诸如此类尖酸刻薄的话。

  日向的思绪一不小心就游离到偏离重心的远方,在影山杀气渐浓的瞪视下才猛然回过神。他是很想好好说出让自己分神的主因,但当真要说出口的时候又踌躇不定,连站立的双脚都彆扭地缩成诡异的角度,在有180公分高的影山身前立即更矮一截。

  这家伙只要一紧张起来就没完没了。

  把这一切看在眼裡的影山眉头皱得更深了,如果日向再这样畏畏缩缩的不打算说出来──

  「你和学长都可以抓住球。」

  「……啊?」结果日向就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坦白。影山反射性地发出疑惑的单音,满脸不解地顺著对方带点闪躲的目光转而望向自己持著排球的双手。「你也可以──」

  话说不到一半,一道莫名哀怨的视线就由下而上地投往他的脸庞,「我是说只要一隻手就能把排球抓在手上……」

  「你说像这样?」影山刻意照著日向的言语动作,当场示范所谓的以单手让球受制于掌间,一见日向咬了咬嘴唇,一股无名火就熊熊燃烧而上,「那──又怎麽样?」

  「你说怎麽样……」

  「排球比赛规定不能持球,在这样的规则中,能用一隻手就抓住球的人并不会因此得到比较多分。排球这种运动,不管是举球、托球、拦网……只用一隻手是不可能成功的吧,还是说你认为你的扣球,从头到尾只靠右手就能不断得分?这两者之间根本没有绝对性的关联吧,呆子!」

  「……」

  橘褐色的眼眸顿时闪烁起微光,影山的脸庞一下子模糊了。

  日向抿著唇瓣,压低头颅盯著自己摊开来的双手掌心,慢慢地摇了一下头。

  「再说西谷的手虽然比东峰、大地、田中、和我──比很多人都小,但是如果不是因为他拼命救起来的每一颗球,我们的攻势就没办法维繫啊。」影山将右手直勾勾地前举,掌心离日向的手很近,几乎要遮盖住他在自己眼前流露出的神情。「那样我就无法举球给主攻手,主攻手也不可能得到任何分数──那个样子真的很厉害啊、对吧。」

  儘管影山省略了对学长的敬称,但在说这一段话时不但降低了音量,从变得柔和的神情裡也看得出发自内心的崇敬。

  影山说话向来很直接,偶尔会过于锐利而在本人都不自觉的情况下伤害到人,但日向知道他有多麽认真,也知道他的认同豪无虚假。

  「嗯!」西谷学长真的很帅!日向用力点头,像要回应似的举起右臂,小上一号的手心顺势抵上影山的手,「好,继续练习吧!不管你发出什麽样的球我都会全部接下来!」

  不久前盘据在他脸上的颓丧早已消逝无踪,此刻映照在瞳眸之中的光点和髮色一样耀眼夺目。

  他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或许会因为一点微小的细节而陷入沮丧或迷惘,但他不是会钻牛角尖的人。单纯和坦率是日向很大的优点,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彻底体现出来。

  ……啧。

  在彼此的手碰触到的顷刻,距离的改变使得日向笑嘻嘻的脸蛋再度闯入他的视野当中。影山不自在地飞快收回手,持著排球转身往对面走去,丢下一句不甘示弱的回击,「少说大话了。」

  他们的手心,都还是无比热烫的。

  Fin

  在漫画裡看到影山单手拿著球的场面的时候就在想,果然要手比较大才能做到吧,像是西谷或是棺原也许就没办法……日向也是。手的比例虽然没有绝对,但身高矮的人、手通常也会小一点,是基于这样的想法产生了这一篇。

  以篮球而言,手大不大或许可能还是有那麽一点差别,因为蓝球裡面有很多单手运球以及要拦截投篮的动作,但排球不一样,我是这样想的啦,当然两种运动都很有趣w

  另外我很喜欢影山那种虽然有点咄咄逼人(不成熟)却是在毫无隐瞒地说出真心话(不太会掩饰)的态度,因为对象是思考方式很单纯、行为模式也很直的日向,总觉得是这样就没问题的啊──就是想写出这样的两人的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