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小说文章

牛及-Then we came together

分享到:
发表日期:2014-04-14
※牛岛/及川同居&大学同校paro,剧情捏造有,请慎点。

01. Unexpected 

  「我还是不敢相信你竟然拒绝了排球协会的邀请,」飘着蒙蒙细雨的暮春傍晚,一黑一白两把雨伞隔着一个肩膀的距离缓慢的向前移动着,及川目不斜视的盯着道路前方,第一千零一次向走在身旁的家伙抛出了这句疑问,「你真的是我认识的小牛若吗?」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牛岛淡淡的应了一声,听不出喜怒的语调就像从天飘落的雨丝那般清冷。
  「真无趣耶,小牛若。」及川皱了皱俊逸的眉,露出一副『你这家伙怎么会这么难搞』的无奈表情,随后又以闲话家常的语气开口说道:「你都不觉得可惜吗?想想几年之后,你就有可能.....不对,是一定会成为国家代表,带领日本男排在世界的舞台上发光发热、让全世界的媒体都争相报导『那个横扫东亚的最强主攻手』什么的?」
  随口抛出的疑问没有得到回应,这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但是走在自己身旁的人突然默不作声的停下脚步,这就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了。及川止住脚跟,转过头,有些诧异却又不那么意外地凝视着对方藏在伞下的脸庞,牛岛棱角分明的脸部线条一如以往刚厉严肃,那双锐利的眼睛不闪不避的直视着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一股沉重如山的气势从对方身上压了过来,让他不自觉的屏住呼吸;过了好一会儿,那种异样的感觉消失了,只见牛岛微偏着头,浓密的黑眉向上挑起,细长的眼睛闪烁着一种近似于挑衅的光芒,他不紧不慢的轻启双唇,语调中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说真的,及川;你是在为我可惜,还是在为你自己可惜?」

  「......!」及川闻言瞠大双眼,握者伞把的惯用手不自觉地颤了一下,这种下意识的反应并没有逃过牛岛的眼睛。嘴角不明显的往上勾起,他没再多说什么,调整了下黑色Jansport的背袋后便再次举步向前,过了几秒,听到身后传来那家伙跟上来的脚步声后,他才淡淡地开了口,低沉的声调在无声的雨幕中显得格外清晰:「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为自己多做打算才是明智的选择。我只是把你口中的那种规划延后到大学毕业以后罢了。」

  点地无声的牛毛细雨轻飘飘的落在伞上,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雨气和扑鼻的草香,望着走在自己眼前一步半的家伙宽阔的背影,及川垂下眼帘轻笑了一声,提起脚跟往前跨了几步、直到与对方肩并着肩,他以轻松自在的语气笑着埋怨道:「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你实在是该死的帅气啊。小牛若。」

02. Daily little troubles

  「唔,这家伙的背飞攻击真难防守啊......如果是第一次对上的话,肯定会吃不少苦头。」
  「这次攻击是C快吗?举球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习惯性小动作呢......」
  「拦中采取选择性拦网、辅举出奇不意的后排攻击次数不多但破坏性很强;举球员偶尔也会使出二次进攻,不得不防备啊......啊,还有这里——」

  「你打算在电脑前嘟嘟囔囔到什么时候?」清冷的声调隐含着一丝屡遭无视的愠怒,牛岛冷着脸弯下身子,爬满硬茧的宽厚手掌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强势抓住及川握着滑鼠的手,「这是我最后一次用说的劝你到客厅吃饭,下次我可不一定会有这种耐性,及川。」

  「小牛若,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啊?」戴着耳罩式耳机的家伙颇为不满的皱起形状好看的眉,漂亮的褐色眼睛仍旧死盯着萤幕不放,「看完这一局我就去吃——」
  「不准。」听到对方的措辞转为燃烧着怒意的命令句语态后,及川叹了口气,心里清楚若是一味顽抗下去的话,很有可能得面对宝贝的苹果电脑遭到某主攻手暴力制裁的惨况;于是他心不甘情不愿的以左手取下耳机,半侧过脸,眼尾上挑的蜜糖棕眼眸浮现了闪烁不定的光彩,他意有所指地瞄了眼对方仍覆在自己手背上的宽大手掌,接着抬起眼睛笔直的望进对方眼底,线条漂亮的嘴唇勾起一抹兼具挑衅意味与调笑氛围的轻浮笑容:「小牛若的手一直抓着我的话,我可没办法照你说的乖乖去客厅吃饭喔?」

  「......」牛岛闻言蹙起了浓密的眉,他危险的眯起眼睛,玄黑色的眼瞳不甘示弱的和那嘻皮笑脸的家伙对视了几秒,过了半晌,他轻轻松开了紧扣着对方的手,随后一语不发的直起身子,脚跟一转头也不回地朝客厅的方向走去。

  望着对方散发着焦躁气息的背影,及川难掩兴味的笑眯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按掉了正deuce到30分大关的比赛影片。望了眼自己刚被牛岛握住的手背,他垂下眼帘,眼底闪过许多复杂的情绪,诧异、开心、不肯承认的难为情和强自镇定,最后浮现在心头的,是怎样都无法掩饰的、夹带着一丝恐惧和疼痛的喜悦心情;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视线瞥向摆在房间一角的立镜,直到确认脸上的红晕已经完全褪去后,他才从肺部深处用力地吐出气体,笑吟吟的踏出房门,走进客厅。

03.Then we came together

  成为同居人之后的第二年,也是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定下来的第一年。说实在话,一切都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两人都不是惯于制造黏腻似蜜糖的恋爱氛围的家伙,即使是貌似轻浮的及川也不例外。

  他们依旧像以往那般,只有在共修同一堂课的时候才会结伴出门,偶尔在校园内或食堂碰面的时候,及川总是笑嘻嘻的勾着牛岛的肩膀,漫无边际的和他说今天选修课下课时又收到了哪位学妹的礼物、和他同班的排球部队友平井又闹出了多有趣的事情云云,而牛岛也一如以往的控着脸不言不语,任凭及川在他耳边絮絮叨叨讲个没完,偶尔才以平淡如水的语气回他几句「是吗?」、「你上礼拜就说过这件事了」、「她和AKB的成员同名和我有什么关系」 。

  但还是有些事情,在根本上起了明显的变化。冰箱里的食材悄悄地增加,厨房流理台上堆着的待洗碗盘,从以往的零散变成如今的两人分;雨季再次来临的时候,如果刚好结伴出门,他们会共撑一把特大的伞,像无聊的高中生般推挤着彼此的肩膀试图把对方撞出伞外,即使是向来冷冰冰的牛岛都会忍不住勾起嘴唇,眯得极细的眼角说明他正笑得开怀;在球场上,他们之间的搭档更显完美无缺,无须眼神沟通也能快速的配合;及川仍然用不正经的语气喊着他小牛若,而牛岛从某一个时期开始,偶尔会不经意轻描淡写的喊及川的名字,即使是在这种时候,及川仍有办法装模作样地高呼「小牛若居然直呼我的名字?外面该不会开始下红雨了吧!」,惹得身旁的队友一阵轰笑,唯有在两人视线相对的时候,他的眼神才会闪现出深切的渴慕和喜悦,而这样的神态,除了牛岛之外,不曾有第二个人看见。

  在成为一对恋人之前,他们先是互相砥砺的朋友,而这样的关系在两人牵起对方的手之后仍然不曾改变过。夜里缠绵的时候,他们小小声的轻喘着彼此的名字,在高潮来临的时刻朦胧的半睁着眼,与对方手指交缠而后十指紧扣;在场上挥洒汗水的时候,每拿下一球,队员们会围成一圈碰触彼此的手臂高声欢呼,此时的他们就是并肩奋战的队友,颜色各异的眼瞳燃烧着同样炽热的斗志,肾上腺素快速分泌的亢奋感充斥着整个心胸。

  这样的相处模式与隐而不言的认知,伴随着他们走了许久。

  后来,在某个闷热的夏夜,冷气意外故障,热坏的他们实在忍受不了,最后只得脱去上衣裸着上身。牛岛拿出冰块加了点水做成冰袋,及川则从衣柜深处变戏法似的捞出两把凉扇,两人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电视萤幕上正闪烁着世界杯足球比赛的转播画面,某个没点正经的家伙很刻意的以露骨的眼光扫视着恋人一丝赘肉也无的精壮身躯,语气夸张的说「小牛若的身材好得太过分了」,把冰袋放在额上降温的男人睇了他一眼,语气平淡的丢给他一句「这种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知道是知道没错,但我晓得小牛若想听这个。及川眯细了漂亮的眼睛笑得没心没肺。
  为什么我不知道原来自己想听到这种称赞。牛岛神色淡定的表现出他总能把疑问句说成肯定句的奇妙本事。

  及川没有答话,他不言不语的盯着电视萤幕,左手轻轻摇动著书写着「祭」字的深蓝色凉扇,嘴边的笑意久久不散。房东送给他们的老旧电风扇吃力的运转着,闷热的风拂过身体,汗水凝结在皮肤上形成一层不透气的薄膜,很奇妙的,他们并未因此感到不耐,或许是因为只要身旁坐着的人是「那个家伙」,不管什么事情都可以忍耐下来。

  令人安心的沉默随着夏夜独有的温暖气息在空气中蔓延,过了许久许久,在电视那头的球评语气激动的高声喊出「德国队再下一城!」的时候,牛岛这才打破了沉默,语气一如以往的平淡如水:「彻。」

  「嗯?」
  「高中的时候我曾经想过,你没有选择白鸟泽是一件可惜的事情,但是也仅止于此。」他以陈述事实般平稳的声调淡淡的说着,视线依旧停留在电视萤幕上,「不过现在,我不再这样想了。」
  「......因为我们最后还是走到一起了,不管在哪个方面。对吗?」及川轻声开口接过了他的话头,语气中带着隐约的笑意。过了一会儿,像是有着无声的默契,两人在同一时间转过脸庞,蜜糖棕色的上挑眼和深邃的细长黑眸平静的对视着,几秒钟后,他俩扬起嘴角,不约而同的稍稍往彼此身边靠近了一点,贴在对方身畔的手悄悄的互相触碰,而后温柔的交缠在一块儿。

  就像最初他们牵起彼此的手一般。